玄幻小說 雲深不知道處 雲旗婉婉-第九章 親你一下分享


雲深不知道處
小說推薦雲深不知道處云深不知道处
张楚楚娓娓道来,话虽然是难听了一些,但是确是事实。华云深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不过你这不是没同意嘛!”华云深还真的是有点好奇张楚楚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这样残酷的现实从张楚楚的嘴里说出来,倒是听得人心平气和的,华云深一点都不觉得生气恼怒。
张楚楚点了点头,心说,要是她妈知道自己嫁给了一个武警,怕是要气得从病床上跳起来锤自己几下了。
反正张楚楚不同意和自己那说起来有些怪异的契约婚姻,那就算了。华云深站起了,“走吧,我送你回去,打包好了,我们就走吧。”
张楚楚点了点头,既然今天都答应了做云先生的女朋友,让云先生去送一下自己也不是不可以。
不过当张楚楚在饭店门口看到华云深的车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这车买下去应该需要小一百万吧!
“开这么好的车的人,你给我说,让我点菜节省一点?”张楚楚表示不解。
华云深觉得有些尴尬,不知道为什么挠了挠后脑勺,也没觉得头皮痒痒,只觉得不好意思。“以前我是没钱,后来跟着我兄弟入股什么的,也挣了点钱。然后没买过不动产,再加上月清喜欢这个牌子,就买了。完全的消耗品。”然后看着张楚楚又弯了眉眼,“你要是同意了,这些都是你的,我钱也都给你,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用钱财动人心!
其实张楚楚还是有一点心动的,但是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张楚楚觉得自己接不住,还是收敛了心神,摇了摇头,打开了车门,就想上车呢。
突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个人,正是谭月清,“云深哥,你要送你女朋友回家吗?”
这一声叫喊,差点没将张楚楚和华云深的魂给送走,两个人都下意识的心说,刚刚的对话没让谭月清给听到吧?
华云深先回过神来,笑眯眯的道,“对啊,我送楚楚回去,你怎么还在这里?”
谭月清倒是不认生,直接爬上了华云深的车,还直接坐在了副驾驶上,笑着对张楚楚道,“楚楚姐,我也去你家吧,认认路。还有我晕车,我可以坐副驾驶吗?”
这一番操作,要是在旁人看来,那就是绿茶操作啊!可是谭月清这样的小姑娘做出来你就只会觉得可爱倔强。张楚楚心说,这可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长得好看就是有优势。“没事,你做前面吧,我坐后面就行。”
人都说了,这车是因为谭月清喜欢才买的,所以张楚楚心说自己哪里有资格要求坐在前面啊!张楚楚乖乖的坐上了后面的位置,还坐在了谭月清的后面。
当不成云先生的女朋友,当下领导应该是可以的吧!
不过显然,谭月清是有备而来的,在华云深发动车之后,绝口不提自己刚刚的相亲,而是对华云深道,“云深哥,走吧,我想看看楚楚姐住哪里。”
对!住哪里?华云深心说,自己也不知道张楚楚住哪里,这个城市这么大,他哪里知道张楚楚住哪里啊!
张楚楚也不傻,“云深,我前两天刚搬家,你还没去过我新住的地方呢,虽然地方有些破,也不大,但是买下来也废了我一番功夫。”然后张楚楚说了一个小区地址,又笑眯眯的道。“那地方你还跟着我去看过房子呢,当时你还说你还很喜欢。”
这话张楚楚完全就是胡诌,这房子自己还房贷都还了一年了,一年前她还不认识云先生呢。
华云深吐出一口气来,心说,应付谭月清可真的是比执行任务都艰难。设置好导航,朝着张楚楚说的小区飞驰而去,只希望这段路能尽可能的短一些。
谭月清只笑笑不说话,而后看了一眼放在脚边的盒子,提了上来,问道,“云深哥,你车上怎么会有首饰啊!”
华云深心说,早知道自己就应该放在后备箱的,为什么要放在副驾驶的脚边,不能因为这玩意贵重就太过重视啊!
“这是给你楚楚姐买的,大部分都是黄金,想着当结婚的聘礼呢,毕竟结婚都要买什么三金五金的。我没亲妈,所以我亲自买的。”华云深说去谎话来是一点草稿都不带打的,还有模有样的,这话张楚楚听了都要信了。
谭月清转头对张楚楚道,“楚楚姐,我打开看看哈!”一边说一边打开了盒子。
面对谭月清这样毫不客气的行为,张楚楚无话可说,只希望谭月清别看到购物清单或者是发票。但是事情总是这样的不受控制,下一刻,谭月清就翻到了购物清单,笑眯眯的问张楚楚,“楚楚姐,这东西不是今天买的啊?”
这当然不是今天买的啊,这是昨天买的啊!
不过这事情来的实在是突然,这张楚楚没有一丝一毫的防备,张楚楚愣了一下,还没想好怎么接呢,华云深开口了,“不是今天买的,你楚楚姐觉得有些贵重了,想要去换,这不被我给按下了。”
“你要是想要,以后让朗建柏给你买啊!”华云深还加了一句这个。
这让谭月清的脸色突然地有些不好看,讪讪的将盒子给收了起来,然后突然的问道,“楚楚姐,你的房子是什么时候和云深哥一起去看的啊!”
这话是真的将张楚楚给问住了,她想去求助一下云先生,但是也明白,现在的谭月清可是鬼精灵呢,要是被看出来,那之前的演戏岂不是白演了。张楚楚想了想,道,“半年前,那个时候和云深也是刚认识。”
谭月清只点了点头,没继续说什么。
张楚楚送了一口气,自己这算是赌对了吗?看了一眼云先生,也是没有表情的。张楚楚心说,应该算是吧!
车很快就到了张楚楚住的小区,张楚楚心里嘀咕,这种场景还磨人心智了,有这功夫,她很乐意去工作,去翻译,哪怕是翻译医学科研文献都比这来的好。
车一停稳,张楚楚就下了车,像是后面有人在追一般的往家走。“云深,你明天还有任务,我就不留了。一个星期之后见,到时候联系我。”
谭月清提着手中的盒子,放下车窗,朝着张楚楚叫喊,“楚楚姐,你的首饰啊!”
张楚楚此刻多么想装作听不见啊!这东西难道还还不回去了?这次还不回去那就只能等一个星期之后了,自己又要担忧一个星期。
但是谭月清在这里,张楚楚又不能真的当听不见,只好上前接过盒子。“你看我最近给忙晕了,倒是把这给忘了。”
“楚楚姐的工作应该很忙吧,不过云深哥哥只有出任务的时候才忙,平时都闲的在家做饭给我吃呢。”谭月清笑眯眯的看着张楚楚。
这又开始茶言茶语了。
张楚楚也跟着笑,“是啊,云深做饭很好吃。”但是张楚楚觉得云先生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华云深此刻真的很想一棒子将谭月清给敲晕得了,但是又一想,领导的闺女,正儿八经的公民,自己不能这么干。但是这脸是真的挂不住了。
“云深哥,你女朋友都走了,你不来个吻别吗?”谭月清一脸笑意盈盈的。
华云深低声道,“你可别过分啊!”
“怎么了?你们不是男女朋友吗?”谭月清笑着道。
华云深只好下了车,站在了张楚楚的面前,张楚楚才是真正的尴尬呢,这会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要不,你就借位抱我一下吧,不然我走也不好走。”张楚楚小声嘀咕。
这话谭月清听不见,但是华云深是听得见的。华云深叹了一口气,“半年前我在执行任务啊,三个月都不在这个城市,我哪里有时间陪你看房子啊!”
张楚楚抬头,“那岂不是谭月清一早就知道了,我在说谎。”这样被揭穿,张楚楚表示自己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华云深没理会张楚楚的窘迫,而是环顾四周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然后开口问,“你现在住的房子是你自己买的?”
张楚楚点了点头,“是我自己买的。”
“全款还是贷款?”
“贷款。”首付还是将全部身家都放进去了的,张楚楚是真的没多少钱,就是现在日子还过的紧紧巴巴的,当初买下的时候,刘淮的母亲还明里暗里的说自己是动了刘淮的钱。
可是他们结婚之后张楚楚根本就没花过刘淮的钱,刘淮说过,要等怀孕了之后才能给她钱花。
总裁,总裁,我不玩了! 清澄若澈
不过幸好,也正是因为钱从没有放在一起过,离婚的时候才能离得快一些。
“二十万,换我亲你一下,这首饰你可以拿去卖了还一下房贷,至少能让你的生活宽裕一下。”华云深当然知道二十万还不够还房贷,但是不管怎么说能让张楚楚在这一两年的时间里宽裕一下。
张楚楚微微的皱了皱眉,“我不是那种人。”她从没有想过出卖皮肉换取钱财。
“我也没把你当成那种人,不过我需要谭月清对我死心,放心以后我不会来找你,至少在谭月清结婚以前,得让她知道我喜欢你。”华云深的声音压得极其的低,哪怕是站在华云深身边的张楚楚也听得朦朦胧胧的,也听得心里痒痒的。
我喜欢你,这四个字被华云深说的声音朦胧,可是张楚楚听着去觉得掷地有声,但是又说的软糯中带有几分深情。这种奇异的反差感,张楚楚也不知道是怎么听出来的。
华云深见张楚楚没有反应,继续道,“我知道你讨厌我这样的人,你不看在钱财的份上,就不能看在我将来会八成会为国捐躯的份上,答应下来?”华云深开始打感情牌了,其实他也明白,张楚楚这样的女孩子,要是利用其同情心,兴许比钱财更好使,但是他不打算利用同情心,因为欠人感情可比欠人钱财更难还。
张楚楚抬头,“那你只轻轻亲一下啊!”张楚楚是站在谭月清的份上考虑,既然华云深没有和她在一起的想法,那不如早点了断,和父母都喜欢的朗建柏在一起。
不过是亲一下,被张楚楚说的像是要剜肉一般的慷慨壮烈,这倒是将华云深给逗笑了。点了点头,“我又不是流氓。”
华云深说完,真的是只轻轻的吻了张楚楚一下。
张楚楚心想,这又不是自己的初吻,为何会紧张,自己的初吻早在三年前和刘淮的结婚典礼上出去了。
那个时候也是和这一样啊,刘淮也是轻轻的吻了一下自己,同样的力度,不过是换了一个人,这云先生也没有比刘淮帅多少,怎么就让自己有点紧张呢。
说起来华云深也没有正儿八经的亲过姑娘,毕竟连正经恋爱都没谈过,他的人生前期就是不停的学习,后面进了部队就是不停的训练,再然后是被谭月清追,虽然对谭月清有好感,但是这种苗头被他的领导谭清华发现之后就立马制止了。
亲完张楚楚之后,华云深都有点不知所措,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原来女孩子的嘴角是软软的,比吃了棉花糖还要软啊!
既然亲完了,张楚楚紧张的点了点头,“那我走了,再见。”
华云深也跟着笑笑,“再也不见。”
很好,再也不见,张楚楚心说,自己今天也是被二十万给迷了心眼,不过也好,至少有钱拿!拎着盒子就上了楼。
坐在车上目睹了这一切的谭月清此刻是真的很想骂一句自己愚蠢!她既然看出来两个人是假的,又何必让两个人去亲一下呢,现在看起来,云深哥是真的有点喜欢这个叫张楚楚的,不然也不会手忙脚乱的站在那里了。
“云深哥,走吧!你女朋友都上楼早就看不见了。”谭月清道。
华云深抬头,看了看这灰暗的老楼,这里的房价便宜,看来张楚楚真的是个没多少钱的姑娘,希望那二十万,能给张楚楚带来一点宽裕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