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快穿之攻略黑化反派計劃-第二百一十四章 病嬌會長的女王大人(42)讀書


快穿之攻略黑化反派計劃
小說推薦快穿之攻略黑化反派計劃快穿之攻略黑化反派计划
全国巡演海市站的演出告一段落,几个芭蕾舞者到了后台还能听见震耳欲聋的掌声。
“你说江老师怎么么能那么优秀呢?”
“确实,今年江首席才二十六吧?”
江阮在她们心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二十岁开始当助教,被挖掘到天赋后去了市舞团。
后来更是一路跳到了国家舞团,现在更是最年轻的芭蕾舞首席。
一边卸妆一边好奇的八卦,“听说江首席嫁人了?”
我只想被各位打死
同伴唏嘘,“确实,你没看见首席手上戴的戒指?
听说她先生是个很优秀的企业家。”
“啊?”她蹙起眉头,“那他能理解咱们首席吗?”
她们是刚进舞团的新人,对江阮的偶像滤镜极重,把她们江首席更是想的天上地下唯一人物。
优秀的企业家在她们心中,直接就衍生出了一个大腹便便的老头子。
唉,感觉谁都配不上首席呢。
两人手脚麻利的收拾东西,没想到一出门竟然就看见了刚刚还念叨的首席。
佐野菜见搞笑特辑
江阮穿着一身掐腰方领白裙,柔顺的发松松的挽着,杨柳腰天鹅颈,整个一古典美人。
远山眉黛眉和猫眼瞧过来时,两人心都酥了。
江阮在门口等人,刚好看见两个后辈,温温柔柔的笑,“要回去了?”
一人红着脸点头,“老师...您也是吗?是在等人吗?您累吗?”
她一大串的问题秃噜出来,江阮耐心的回答,“我和朋友约好了,等人,今天不算累。”
两个小迷妹亮眼放桃心的盯着她看。
一直持续到沈瀛来的时候,两人皱着眉看着来人。
银灰色的高定西装,袖扣和露出的手表也挺有品味的。
不过——
这个人为什么拿着一捧郁金香朝着江阮走来???
难道这人居心叵测?
果不其然,戴着金丝眼镜的人慢条斯理的走近江阮,“走吗?”
江阮有点惊讶,沈瀛不是今早打电话时还在国外吗?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她狐疑的问,“顾教授,你怎么在这儿?
我今天跟林林约好了去吃饭的。”
沈瀛掀了掀眼皮,语调慵懒,“她跟你关系那么好,肯定不会生你气,我约好位子了。”
旁边两个前排吃瓜的人气愤不已,这个奇怪的男人是谁?
难道妄想勾搭她们的首席?
还有这种很绿茶的味道是怎么回事?
她们一对视,暗中达成一致的约定——
保卫她们的大大!
高个子看着江阮为难的表情,暗示道,“首席,你不是今天带着先生见朋友吗?”
后边那人更是直言,“这位先生,我们首席可是有爱人了。”
江阮眨了眨眼,勾唇露出了可爱的梨涡,原来是两人是误会了。
不过她也没澄清,朝着沈瀛撩了一眼,让他自己解决。
沈瀛神色温润,斯文俊秀犹如雅竹茂林,做的事情却一点都不君子。
重生,嫡女翻身计 小说
他把手中的花放进江阮的手中,甚至在她俩眼皮子底下勾了勾江阮的指尖。
两人:这人要不要脸?!!
接着,更让她们三观震颤的来了。
那个人模狗样的教授笑的像个伪君子,尾音拉的有点长。
声音带着笑意,“我光明正大追人怎么了?能者居之罢了。”
替身女王
“想来江首席的爱人宽宏大量,也不会在意的吧?”
两人:?!!?这是什么绿茶发言??
要命。
男人下颌线清晰,迷离瞧过来的时候带着一种错乱的性感。
可能是人心中天生的征服欲,强大的猎人臣服在面前,总会产生一种满足感。
沈瀛手腕轻动,清脆的声音响起,像是被一只小猫勾了一下心脏。
悸动不已。
“过来。”男人声音低哑慵懒,分明是弱势的地位,却带着一种让人没办法忽视的强势。
江阮眨了眨眼睛,乖乖的走到床边。
面上有些羞窘,磕磕绊绊的道,“你…你干嘛啊?”
不料沈瀛轻笑一声,“当然是想要讨江幺的欢心啊。”
江阮轻咳一声,口嫌体正直的道,“你正常一点,我怎么…怎么会有…喂!?”
她的指尖本来就放在柔韧的位置,男人不知是故意还是有意微微撑起了手臂。
下意识的一划,就蹭到了浆果处。
她懵了,朝着男人看过去,沈瀛狭长的双眸都瞪大了一些。
水光潋滟,带着不可名状的勾人。
江阮心想,这个平日中的伪君子斯文败类才是真的狐狸精吧???
沈瀛敛眉,“江幺不喜欢吗?”
他声音落寞,似乎是如果女人肯定,就要哭出来。
江阮抿唇,这人就是知道她吃软的这一套是吧?
“我…”江阮眼尖的瞧见了男人绷紧的下巴,犹豫了一会儿,“喜欢吧?”
沈瀛眸中的神色被掩藏,嘴角勾起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
調教 小說
他蛊惑道,“江幺,看见领带了吗?”
江阮点头,这人就带着一条领带,黑色的布料和近乎苍白的肌肤对比明显。
“摘下来。”
沈瀛嘴角的笑越发的肆意猖狂,声音却软的不像他了,“戴上。”
纤细的指尖不知不觉的按照男人的意思动作,黑色的领带绑在女人的脑后。
布料有些宽,将将露出小巧的鼻尖,江阮唔了一声,还没等反应过来。
沈瀛诱哄道,“江幺我们玩一个游戏好吗?”
江阮眼睛被挡住,有些迷茫的想要抓住一个支撑点。
那支撑点却轻哼了一声。
“……”沈瀛缓了一下,“江幺饿了吗?”
江阮委屈的点点头,她过两三天就得吸血,就要到时间了,胃中都有一些烧灼感。
又怕面前的人看不见,可怜巴巴的道,“饿了。”
狭长的眼微眯,沈瀛声音轻的像是一阵风。
“江幺随便咬好不好?”他尾音拉长,带着慵懒,“今天可以随意享用呢。”
“乖江幺,”他轻声喃喃,“低头。”

饿的可怜巴巴,都没力气咬破吸血的江阮被迫暴饮暴食了一顿。
沈瀛集中用几天解决了琐事,这次来就是来宣誓主权的。
但是没想到江阮身边的人都默认他是第三者?
沈瀛笑的清风朗月的默认了这个身份,欠打的玩角色扮演。
江阮的小迷妹迷弟们暗中咬破了手帕,十分嫌弃这个不要脸皮的男人。
喂!怎么这么不光彩的身份都能这么光明正大,这么自豪啊?
江阮面上温柔的笑,心中早已经打爆了他的狗头。
沈瀛玩的乐呵,一直到巡演结束回京,几个朋友攒了个局吹水打屁。
贺川这个爱凑热闹的狐朋狗友一早就来了,跟旁边的狗友说悄悄话。
“你听说了吗?妄爷媳妇巡演的时候光明正大的养了个小鲜肉!
唉,这可怎么办啊…”
悄悄话的音量大的沈瀛挺的清清楚楚。
他还在那里絮絮叨叨,身边的好友惊恐的朝着他努努嘴。
贺川却一点都没感受到他的急切,“唉…愁人啊…”
“哦?”沈瀛轻拍他的肩头,温和的笑,“怎么了?”
贺川缓缓的扭过头,像是慢动作一般,看见沈瀛后嘴一秃噜道,“我说…妄爷您被绿了!”
他大嗓门大的全部人都知道了。
众人:“……?”
沈瀛轻笑,“是吗?”
贺川这下更懵了,“你…你不去搞死那个男小三吗?”
只见男人慢条斯理的坐到沙发上,细致的挽高袖口。
懒洋洋的道,“她喜欢的话,我们三个人也能和平相处。”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