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幽冥鏢局討論-第九章、歌帝梵相伴


幽冥鏢局
小說推薦幽冥鏢局幽冥镖局
幽灵镖局边城分号的人手,最近十分紧缺。
幸好,在谢镖头把凌青带回总号培养、几名老部下折戟沉沙于落花山庄、慕斯泽告假养病的这段时间内,惊鸿仙子挺身而出帮助高之谦顶住了局面。
她首先是组织人手,在边城分号四周部下了结界和数道机关,以防止大妖忽然来报复偷袭。
跟着,又开始配合高之谦出去跟客户谈生意,以及协助高之谦管理账房、镖局后勤的事,每件事她都能做得井井有条。
原本有些混乱的往来账目,惊鸿仙子一一梳理清楚了哪笔是借哪笔是贷;
全镖局上上下下五十口人,过去常常会出现房舍不够用、有人起早贪黑干完后回来后发现吃不上饭、脏衣服没人给及时洗、院子里垃圾成堆的状况。但镖局里的厨娘、小厮、看门老头给惊鸿仙子一番点拨后,渐渐地便能够各司其职,使镖师、趟子手们的衣食住行都有保障。
经营门店不是去竞选武林盟主,需要的是用心而非用拳。
高之谦笃定地认为,惊鸿仙子具备有成为幽冥镖局边城分号接班人的潜质。
不过,最近边城并不太平,首先是被大妖击杀的崆峒、丐帮、昆仑三派高手的尸身,纷纷变成了毒尸,出没于大漠中杀人吃人,并传播瘟疫;其次就是边城将军府的提督歌帝梵,频频派下属来分号催收粮饷。这使得高之谦难以留出足够的时间,培训惊鸿仙子。
朝廷所定的税赋,本来已经颇为苛重,而边城这种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地方官又时不时要加收、摊派粮饷,这使得城中商贩,十有八九,都越过边境,到番邦那里设店开铺。
上次谢镖头来边城,就曾与高之谦商量,将分号迁往匈奴国龙庭。
匈奴国龙庭的征税标准是:入百缴六。这个征税标准,从其开国之初延续到现在,未尝有变。而且匈奴的地方官,绝不擅自加税。反观宋朝这边,假设边城分号本月收入100两银子、支出70两银子,那么分号首先得交18两入项增值税、然后是7.5两的利润所得税,跟着还要交3两的定额营业税、3两的人头税、3两的地方学政税,总计34.5两。如果算上官府的摊派,最终实缴税费不会低于40两。纳税成本,比经营成本都高33%!
高之谦也知道,分号要想盈利,非迁往匈奴不可。不过他还是叹息了一声,道:“吾为天朝人,奈何投他国。”
谢镖头却“呵呵”笑了两声,道:“《三纲五常》中说:君为臣纲,君不正,臣投他国。
国为民纲,国不正,民起攻之。
当今天子,宠信奸佞,横征暴敛,天下苦之久矣。我们不去揭竿而起就算不错了,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识时务者为俊杰。谁喜欢背井离乡,但是朝廷的税饷这么重,不搬家,咱们怎么养活手底下这一大帮人?”
高之谦只得诺诺称是,然后与谢镖头商议,找谁办通关文牒、何时打点细软、如何择址开业、怎么率队出发等等问题。
眼见万事俱备,这一二天就要尽起分号诸人,迁往龙庭了。这天,忽地门外听见一阵呼啦啦的马嘶蹄响,跟着两队人马狂飙而来,将分号团团围住。高之谦收到门房禀报,急出门看时,正撞见边城的骁骑校尉完颜阿骨打,以及边城按察使耶律楚才,骑马擎鹰杀到大门口处。
高之谦一见是这两人来,心里放下了一半。原来这二人,素日里受过他不少好处,都是一起吃过饭、嫖过娼、斩过鸡头、烧过黄纸,拜了把子的主儿。高之谦料就是有天大的事,二人面前,也自有人情可讨。
牛魔王三兄妹
都市 醫 聖 小說
不想完颜阿骨打一照见高之谦,立马张弓搭箭,“嗖”地射过一支狼牙破来。
高之谦吓了一跳,想要伸手去挡,但猛然想起对方是朝廷命官,自己若伸手把这箭拨开,岂不成了对抗朝廷?因此只得弓身一闪,以一招“狸猫扑鼠”的轻功,窜到完颜阿骨打马前,拽住马镫,赔笑道:“完颜大人,小老犯了什么罪,怎么一见面就要小老的命啊?”
完颜阿骨打脸色冷若冰霜,“哼”了一声道:“提督大人已经查得明明白白,你这老儿,结交番邦匪类,意图造反,特教我等过来拿你。”,说罢,抽出腰刀,照着高之谦的人头劈落。
高之谦看得明明白白,完颜阿骨打这一刀来得快、准、稳、狠,丝毫不留半点余地,果然是要自己老命。因此他也再无忌讳,左足一点,闪开白光,跟着右腿一个“玉环步”,侧身飞踢向完颜阿骨的打下巴。
完颜阿骨打却也非泛泛之辈,左手牵缰绳,右手在马上斜身横刀一抹,一招武当派的玄虚刀法,反削高之谦的玉环步。
一旁的耶律楚才是个巫师,只见他左手舞者一支方天画戟,跟着全身喷出道道白气,纵马过来夹击高之谦。
缥缈峰灵鹫宫的武学?!
高之谦大吃一惊,知道此时耶律楚才身上迸发出来的白气,叫【灭神罡气】,能反弹敌人的一切内力,因此不敢恋战,一个倒纵,跃回分号院落。
完颜阿骨打趁机吆喝众小兵,分成五路,有的射火箭、有的扛大木头撞门、有的架设霹雳车投石、有的包抄后路、有的搬来沙袋垒成战壕防守住分号左右两边,准备围歼院内诸人。
边城分号中,也有一些凶悍的镖师、趟子手,他们行走江湖时,素来把官兵看成是“能合法打劫的土匪”,丝毫无忌惮之心,眼下见官兵把分号团团围住,便想杀他几个“白脸贼”,帮助镖局夺门而出。
不料,完颜阿骨打久在边疆,身经百战,排兵布阵的水平已臻一流,他令旗连挥,手下兵士接连变幻出蟠龙、雁字、马蹄、半月阵型,再辅以盾牌、勾叉、长枪、短刀等兵器,配合形成威力巨大的军阵,边城分号里的好手,一接触到军阵,往往只一回合,便不死也带重伤。
高之谦又让懂得驱虫术的手下,往外边放毒蛇、毒蜂等拒敌,然而完颜阿骨打早已让手下全部穿上布甲、布手套,戴上钢铁头盔、蒙着面纱、项上挂着驱虫的药丸,并让每两名军士中,一人手持火把随时准备烧灼毒虫,如此一来,放出去的毒物,要么惊慌逃散,要么横死当场,不见半点功效。
“MM个熊的,没想到这些官兵,还是个硬茬。”
我有百億屬性點
高之谦骂了几句娘后,无奈地让剩下的趟子手、镖师们回到院落中,依靠惊鸿仙子之前不下的结界和机关防守。好在,这些结界和机关,都是为了防备大妖偷袭而设的,设计和建设得颇为巧妙牢固,用来抵挡完颜阿骨打所部一天两天,倒也无碍。
高之谦站在院中,焦急地踱来踱去,他想不明白,自己不就是想搬个家去匈奴做生意而已吗,这种事二十年来在边城司空见惯,何以引得朝廷派遣官兵围剿?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眼下形势危急,容不得拖延时间。他只好命令分号里的所有人,各自打一个包袱,装备好干粮、清水、金疮药、银两,手持利器,一边争取从靠近后墙的马厩中,掘条地道逃出边城,一边做好官兵破门而入,决一死战的准备。但是经过落花山庄一战,以及刚才与完颜阿骨打部的厮杀,边城分号的人手,已减损超过一半,边城的城基又以坚硬石块为主,就这么点人手,能否顺利掘地道逃走,或者能否杀出官兵包围,实在是无半分把握。
为了迷惑敌人,高之谦往天上放了一只穿云箭,那是幽冥镖局求救的信号,他希望敌人看到这支穿云箭后,会以为他将誓死据守分号,等待救援,因此不加急攻破结界。但高之谦心里明白,幽冥镖局断不可能为了一个边城分号,公然与宋国朝廷的官兵相抗,最多是去找大官疏通,但看完颜阿骨打这一副如狼似虎的架势,只怕大官还没疏通到,整个分号的人就要身首异处了。
眼见高之谦急得团团转,惊鸿仙子上前献上一计:“我们不如把大妖引过来跟官兵打仗。”
羅 界 山
高之谦闻言,先是一愣,继而一喜,跟着眉头又是一皱,道:“要把大妖引来,倒是有可能办到。但是咱们地处边城城央,大妖一来,势必将城内造成生灵涂炭,不知道要损伤多少老百姓。”
惊鸿仙子一撇嘴,道:“自己都活不了了,还管别人干嘛。咱们镖局平日里夏天施凉药、冬天施热粥,救孤济老的,如今遇难了,有谁来帮忙?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大不了咱们逃出去后,找人送点钱回来给左邻右舍就是。反正生在变成的人,祸福难料,今天就是没给大妖吃了,明天也保不准会因为两国交兵而惨遭牵连。”
我必须隐藏实力 小说
高之谦听罢,一咬牙、一拍腿,道:“好吧,无毒不丈夫嘛。”
当即开坛做法,惊动大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