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星戒星神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星戒星神 起點-第一百四十六章 遁身符與流雲谷展示


星戒星神
小說推薦星戒星神星戒星神
田岳没想到这五柄飞剑的攻击力,竟然也是奇大无比,这让他的法力顿时急剧消耗起来。
原来狄峰操控着五柄飞剑,已然绕过的巨幕的阻挡,来到了他的身侧。如此再配上分身的鬼器残片,两两合击之下,直打的光罩闪烁不已,似乎随时都有崩溃的危险。
田岳也是一位非常果断之人,见到形势不利他便立即有了撤退的念头。只见他瞬间祭出那片轻纱法器,然后头也不回的向着远方疾驰而去,甚至连那件折扇秘宝都未来得及收取。
而狄峰见到此人逃跑之后,知道自己已是无法追赶,毕竟对方的飞行速度太快,同时他的法力消耗也很巨大。于是便也立即收回飞剑,并祭出飞行法器。而与此同时,分身也是一个闪身来到了恢复原形的折扇面前,然后巨手一张直接将折扇牢牢的抓于手中。
虽然折扇依旧灵性十足在拼命挣扎,不过在失去了主人的法力支撑后,又怎能承受的住分身的肉体力量?并且分身的手掌之上还覆盖了一层五色火焰,那正是对神魂具有克制之效的五行血焰。因此只用了短短的十数个呼吸,便将折扇彻底压服。然后又是一连贴上了数道封印符,这才将之收入了自己的储物袋中。
在将分身收入灵兽袋之后,狄峰又遥望了一眼田岳遁去的方向,然后选择了一个与之相反的方位激射而去。
此时的田岳已经找到了那位齐少,两人简单的交流了一番过后,便各自御起法器向着狄峰急追而来。
小半日之后狄峰已经深入星月国境内,然而沿途却是遇到数支魔道巡逻队,只能依仗着自身的神识强大而远远避开,不过也因此而延缓了飞行速度。这时在他的神识之中,已经能模糊的感应到,身后正有两道身影快速接近着,并且其中还有一道非常熟悉的气息。
如此又过去一个多时辰,他不仅没有甩掉身后的追踪,竟然还让他们与自己的距离拉近不少,已经能清楚的看清来人。其中不仅有那气息恢复的田岳,竟然还有一位修为法力都不输于田岳的英俊青年,并且他们所御使的法器遁术都非常快,想要真正摆脱已是不可能之事。
此时他正身处在星月国境内,目前已经彻底落入魔道势力的范围,外加自身的法力大耗,已经不可能同时对抗两位凝气后期的修士,并且从对方的气息来看,还不是一般的普通修士。
于是他的心思一定,立刻取出那张百里遁身符,并在将身下的飞行法器收入储物袋中之后,又向后方淡淡的遥望了一眼,然后便将手中的符篆激发。
然而他身后急追而来的两人,在见到狄峰捏爆手中的一张符篆之后,其中的齐少便开口疾呼道:“道友且慢!在下鬼阴宗齐盛,有事要与阁下商量,绝对没有任何恶意!”同时他飞行的速度也再次提升数层。
此时狄峰的身周已经升起一层淡淡的光芒,并在其中一脸戏谑的看向两人道:“呵呵,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了!在下还有要事先走一步,而对于道友的好意只能期待后会有期了!”说完只见他在一阵白光之中骤然消失。
数十个呼吸之后,两人已然来到狄峰的消失之处,此时的齐盛一脸苦笑的看向田岳道:“田兄,此人使用的是百里遁身符,这可是无定向的瞬息传送符,也不知会被传送到哪个方向,看来想找回你的那件秘宝有些困难了!”
“哼!瞬身百里而已!我这就通知附近的所有巡查队,一旦发现名叫刘盛的陌生修士,立即围捕生死勿论!”说完他便取出一道传讯玉盘,并对着其中低语了数句。
然而此时一旁的齐盛则是微微一笑道:“呵呵,田兄,你虽然身为联合巡查队的大队长,可也不能用来泄私愤吧?”
“哼!我乐意!怎么了?再说此人甚是可疑,有很大可能是四大灵宗潜入的奸细,我这么做有错吗?”
“呵呵,没错!没错!”齐盛的心中不嘀咕一声道:不仅外表像女人,脾气更是不可理喻!
“嗯!不知齐兄在一旁嘀咕什么?”
“哦!没什么!只是想问问田兄你,可还要回去继续寻找那心月仙子的踪迹?”
“当然要去!为何不去?”此时的田岳不仅立即给予肯定的回答,而且还有些挑衅的反问道。
不过齐盛知道其心理有些憋屈,因此也不与其过分计较。于是两人便掉转方向,向着来路疾飞而去。
……
然而此时的狄峰,却是头晕目眩的坠落在一座荒山之上。然后便缓缓起身,并将身上的灰尘抖落干净,口中忍不住的感叹道:“看来这遁身符还真不敢乱用!若是落入了一个极度危险的地方,又或是落到魔道的巢穴总部,那岂不是自投罗网?”
说完他便缓缓升空极目远望,发现数十里外竟然有一座小镇,于是便御起遁术直奔那座小镇而去。
进入小镇一番打听之后,发现此镇竟然名叫天水镇。这时的狄峰便露出一脸的怪异之色,急忙取出一只玉简来进行查看,果然从这枚地图玉简内找到了天水小镇。这枚地图玉简正是当初云逸飞交给他的,里面标注了流云谷云家的具体位置。
他没想到遁身符,竟然一下给他传送到了青阳郡境内,并且距离那青云山的流云谷也只有数十里路程而已。于是他便再次起身,向着不远处的青云山飞去。
短短数个时辰之后,他便来到一处云雾笼罩的山谷之内,里面还隐约可见数座红墙绿瓦的建筑。
此时他飞落至谷口之处,然后取出一枚传讯玉简,并在其中低语了一阵。如此又在谷口静待了数盏茶的时间,只见谷口的防御禁制一阵闪烁,随即便打开了一个圆形通道,并从里面走出一道身影,正是当初在茶楼相约的云逸飞。
云逸飞在见到狄峰之后,便急忙上前躬身一礼道:“恭迎恩公光临!我与内子可是一直都在等待着恩公的到来,原本还以为恩公已将约定遗忘了呢!”
“哦?难道你已与她结为连理?”
毒妃12岁:别惹逆世九小姐
“呵呵,我与曦妹早在数年之前已然完婚!当时也不知道如何通知恩公,因此……”只见云逸飞依然有些腼腆的说道。
“呵呵,恭喜!恭喜!这可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啊!只是我此次来得匆忙,还未及备一份厚礼,真是失礼失礼啊!”
“呵呵,无妨!这杯喜酒还是要给恩公补上的!还请随我入内详淡!”说完狄峰便跟随着云逸飞踏入禁制之内。
在进入谷内之后,发现整个山谷并不大,只有数里方圆左右,但却流水潺潺鸟语花香,再配上远近数间古朴的民舍,显得格外幽静与安详,仿若一处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而处在山谷正中央的是一间的四合小院,从中还不时的传出一丝淡淡的地火气息,想来应是云家的炼器房。
此时云逸飞推开一间相对高大的院门,只见一位家仆急忙上前见礼道:“家主,家母有请贵客到紫竹林一见!”
“好!你这就去通知曦妹,说我稍后便到!”
在打发走这位家丁之后,狄峰便是一脸疑惑的看向云逸飞道:“怎么你已是云家之主了?”
毛 瓣 蝴蝶 木
“唉!前些年家主与几位家叔共同护送了一趟买卖,却不曾想路遇劫匪,从此便再未回归,因此我这唯一的家族嫡子,便只能继承家主之位了!”
狄峰此时也是比较尴尬,便不再提及此事,而是岔开话题闲聊其他。然后两人又在正屋之内喝了一杯灵茶,这时云逸飞便邀请狄峰去后方的紫竹林,并说曦妹喜欢安静,因此一直都生活在后方的那片紫竹林内。
狄峰自然是欣然同意,其实他此次来的目的自然是向此女请教阵法,并且在心中也早已对这位才女充满好奇。
两人在绕过主屋来至后方,便见到一片茂密的竹林,只不过这些竹子却是通体紫红,狄峰这才知道紫竹林的由来。
沿着竹林之内的一条蜿蜒小径前进数十丈之后,只听云逸飞突然停下脚步提醒道:“恩公,接下来可要跟紧在下,曦妹为防他擅自打搅,因此在她门前布置了诸多的迷幻阵,一不小心可要迷失其中。”
于是狄峰便跟随在云逸飞的身后,只见时而左移时而右纵,时而前进时而后退,根本没有任何规律可言,狄峰也只是凭借超强的记忆才能勉强跟上。如此数刻钟之后顿时一亮,只见一个用竹排围成的农家小院出现在眼前,而院后则是一间小而精致的竹楼。
此时正有一位身着白色纱裙的妙龄女子,盈盈伫立在竹楼之前。在见到云逸飞与狄峰之后,便急忙上前几步,对着狄峰行了个万福礼道:“妾身不便外出有失远迎,还望恩公莫怪!”
狄峰急忙上前将她虚扶而起,同时也飞速的扫视了一眼。见此女的容貌虽算不得绝色,但肤色白晰气质优雅,更兼有一股其他女子所没有的英姿,令人望之有种清新脱俗之感,绝非那些柔弱娇媚的普通女子可比。
这时狄峰又是爽朗的一笑道:“呵呵,何必如此大礼!在下也是与云老弟有约在先!”
“无论如何这一礼恩公受得,若非恩公当初的仗义出手,恐怕曦妹早已命陨,也不会有我们夫妻俩的今日!”此时一旁的云逸飞不禁开口说道。
“好了!无须如此!我叫狄峰,你们夫妻二人若是看得起在下,今后称呼一声狄兄便可!如若不然,在下也无脸在此请教了!”
两人听完之后便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只见那女子首先开口微微一笑道:“呵呵,既然如此那便随狄兄的意吧!妾身本姓秦,单名一个曦字!狄兄若不嫌弃,今后可称呼妾身为师妹便好!”
“秦曦!好,好名字!那今后便称你为秦师妹吧?”
“如此甚好,今后我与曦妹就称呼你为狄师兄吧?”此时的云逸飞一脸欣喜的说道。
“以师兄妹相称?好!如此甚好!”狄峰此时亦是开心不已,然后便取出一只玉盒道:“既然未赶上云师弟与秦师妹大喜之日,那这份新婚之礼还是要补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