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清元都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清元都 txt-八百二十章:蕪氏脫變八看書


清元都
小說推薦清元都清元都
虽说你对我恨之入骨,因我的出现让你的美事流产,又丢失了一只耳朵。但是,如果你能诚心改过你的霸道弃恶从善。丢失的耳朵,在修为高深的人那里,完全可以让其再生。
我被国宝盯上了
秙滔听后,眼睛再次一亮,你说我的耳朵可以再生?芜璃笑了,接过来话,说,只要你能做出让人刮目相看的事情来,我倒是愿意为你耳朵去寻找修为高深之人,让你恢复如初。
秙滔听后大喜,好,如果你们真能让我的耳朵恢复如初,我愿意接受你们的监督,按照你们的意思,办好所有的事情。 芜璃说,接下来是要对付你们的家人,你有什么说的,心里有何感触?
秙滔说,我虽是我父母儿子,可是,他们却视我为废物,我秙家的财产,很多都是不义之财,我本身对财富并没有很多的欲望,也可能是家里的财富太多了的缘故。 如果你们真要整垮我秙家,我也没有办法,一切只能是顺其自然。
狼学长 这份点心的回礼非常不错喔
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俩能放过我的家人,哪怕是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就像现在的我。 芜璃笑了,说,你对你们秙家就这么没有信心?秙滔看了看两人,说,没有,你们所想所做的都是有利于民众的事,不但不会受到伤害,反而会受到他们的拥护。 而我们秙家,做的都是违背民众的事,人人都想扳倒我们。之所以秙家把宝藏放在这里,就说明他们心里也是没有自信心的。
况且,虽然你们的修为境界,比不上我的大哥和管家,但你们的手法厉害,智谋超前。短短几天的时间,就把他们都解决了,而且还是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们干,就说明你们的做法很得人心,不用整天面对未知的危险。 芜潭笑了,你我年龄相差不大,想不到你的眼光颇为锐利。我们本来就不是杀人害命的人,你倒是颇像原来的我。
其实,之前我们俩也是和你一样,只会挥霍家中的钱财,其他的什么都不会。后来,甚至把我们的宅子都卖了,共我们挥霍,导致我们家落入了败落。直到遇到了公子,才改变了我们的观念。 而现在的你,和原来的我们差不多。不过,我还是很看好你的。至于你的家人,如果都能像你一样赫然开悟,直面自己的弱点和缺点。我们肯定不会伤害到他们,甚至还会重用他们。
秙滔听后心里一愣,重用他们?于是说,你们真的会这么做? 芜潭说,你现在为我们做事,如果我再把你的父母亲人都伤害了,你还会有心情做事嘛?所以,将来我们也会给你们的亲人一个机会。 秙滔心中略感宽慰,将来能保住生命,就很好了,至于他们如何去做,就不管我的事了。 两位公子,那我这里的护卫,能不能配给我几个,让他们同我一起从事这项任务。
芜璃说,好,就给你两名护卫,不是用来保护你的,而是用来跑腿的,至于你能不能做出让人刮目相看的事情,就看你们的努力了。 秙滔在芜氏兄弟两人的开导下,心中豁然开朗,带了两名护卫,秋风镇附近的村寨行去。 贯穿和洞彻经过认真的考虑和筛选,同样派出了两名部下,悄然前往秋风城,暗中召集城内的得力部下。
芜潭,在安排好各种事情后,与贯穿两人同样进入了秋风城中,在一座叫秋风来的客栈住下。 第二天,客栈里来了五个人,个个虎背熊腰,一看就是一身硬功夫。只见五人来到芜潭和贯穿的房间,见过舵主。 贯穿看了看五人,说,五狼,今天叫你们来,是认识一位公子,今后,我们就跟着他们干,五人一愣。一人说,舵主,这是什么意思?
贯穿笑了笑说,之前,我们所作所为,都是为秙家出力,而这位芜公子,确是为天下的百姓做事。 这次我去围杀他们,没想到反而被他们捉住,不但没有杀了我们,反而重用了我。五狼,都过来见过芜公子。
今后,我们就跟着这位公子干了,五狼过来见过了芜潭,贯穿一一介绍了五狼。众人想见甚欢,芜潭也没有从五狼的眼里看到恶意。 贯穿说,五狼,城里可有什么风声?天狼说,舵主,城中一切正常,不过家主似乎有些不放心,又见了秙蕴公子,不知有什么动作。 贯穿说,你赶紧派人前去秙蕴那里,暗中了解一些情况,随时前来汇报。
是,天狼转身走出了房间。 芜公子,我们应该怎么办?芜潭说,你的部下是住在秙宅还是单独住在一处?贯穿说,我们单独住在一处,各种运送任务,都有人前来送达任务单据。 芜潭说,好,你让五狼他们,把内部不忠心或者是秙家耳目的人,都控制起来,或者监视起来,今晚,你能不能想办法,让秙家的大管家出来,我想去会会这位大管家。
宠妻无度:毒王的神医狂妃
贯穿说,大管家平时很少出来,一般人是请不动的,如果我去的话,也许能请出来。可是,我又不能出头露面。这事有些难办! 芜潭说,大管家的住宅在哪里,你知道吗?贯穿说,这个我知道,就在城西的一座四合院里。家里还有一个儿子,一位夫人。 芜潭说,那就好说,把他的儿子给借出来,然后让人给他报信,这事应该好做吧?
日常幻想指南
贯穿说,这事好做。 公子,这大管家的孩子,把他送到哪里去呢?芜潭说,就送到这里来,见人把他请过来即可,就说一位故人前来要见见他。 至于大管家,就说他的公子被人接走了,你让他们自己想办法把他引过来即可。不过最好不要被别人知道。 地狼,大管家公子这事,交给你来做吧,至于大管家,你交给玄狼你了,想办法找到大管家,悄悄告诉他就行了。
黄易 小说
地狼和玄狼各自出去了,黄狼和风狼就留在了这里。芜潭说,黄狼和风狼,你们到时候在客栈周围,查看有没有可疑的人员,遇有可疑的人员,赶紧来报。 秋风城秙府大院内,家主秙炜正在大厅里着急的等待着消息,大厅里还有大长老,大管家二人。正在焦躁不安之时,一位家丁跑来了,家主,大公子回来了。
秙炜听后眼睛一亮,说,好,不多时,只见一位身穿战甲的将军走了进来。父亲,情况怎么样? 秙炜看了看进来的大儿子秙蕴,说,你弟弟秙滔发现了伤害他的人,他们是两人来的,据说修为在炼魔境界左右,于是,我派去了贯穿和洞彻等几十人。 到现在,那里也没有消息传过来,是不是被他们逃跑了? 秙蕴看了看秙炜,又看了看大长老和大管家。说,不管他们在哪里,我们都要抓住他们,敢伤害我秙家人,那就是与我们结下了仇恨。 父亲,要不要我带队前去抓捕?
秙炜想了想说,我觉得临时先不用,如果那边出现情况,肯定会派人前来汇报。 可是,他们去后一直没有来信,这有些可疑,按说,应该是该来信了,难道是那两人没在,又或者是外出没回来? 这时,一位门卫来报,家主,刚才秋风镇来人说,箔家老头家的两人似乎发现了我们,乘着黑夜溜走了,贯穿舵主率人四处打探,目前没有任何消息,并且,正在扩大搜索的范围。
秙炜听后说,原来如此,前来报信的人呢?家主,来人报信后就走了,说是回去参加搜索任务,舵主要扩大搜索的力度。 秙蕴说,父亲,他们俩逃走了,会不会前来城里?秙炜想了想说,蕴儿,你回去后,加派城门口的检查力度,我会让认识他们的人过去帮助辨认,只要发现进城,就给我抓起来。
秙蕴说,好,父亲,那我回去了,秙炜挥了挥手说,去吧! 大长老说,家主,秋风镇那里要不要加派人手?秙炜说,那里的人已经够多了,前后将近七八十人,区区两个人,不用动用那么多的人。
况且,我们现在的人手不够用,秋风赌坊又刚刚恢复正常,正是用人的时候,贯穿的队伍也处在忙碌的阶段。 城主卫队也因为狼风山事件,天天都在防备,而我们的主子,其手下的广山金窟,这是损失惨重,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正在恼火呢。 而我们这里的损失,也是让上面非常的恼火,不但把赌坊给烧光了,他们还卷走了所有的财富,更可恨的是,我那秙滔的耳朵,可能就是同一伙人干的。
这一些,想想就来气。这是从哪里来的一帮子人,我们怎么就招惹他们呢!哎,算了,只要能抓住这两个小子,应该就能知道一些情况。 大管家说,家主,秋风镇可是我们的大本营,虽然别人都不知道其中的事情,但我们还是要做好防备。 秙炜点了点头,说不错,那里可是我们的全部家当,这里没有了,没关系,可是,那里如果出现问题,就是个大问题。我们还是要加强防护。
这时,有人来报,家主,地狼有事前来汇报。秙炜说,让他进来吧。时间不长,地狼走进了大厅,见过家主,大长老,大管家。 秙炜说,地狼,货物运输准备的怎么样了?地狼说,家主,由于这次货物运输的量比较大,周围又有一些不安稳的事件发生。所以,特前来要求家主增加二十人,以最大的安全系数保证货物的顺利运出。
秙炜听后,说,虽然现在人手很缺,但你那里还是应该加派人手,防患于未然。 大管家,你跟着地狼,挑选一些人手,让地狼带走吧。 大管家说,好,我这就去安排人员。地狼,我们走吧,大管家领着地狼走出了大厅。
地狼说,大管家,我们去哪里找人? 大管家笑了笑说,这个时候哪里还有闲人,只能是到赌坊那里看看了。 地狼看了看周围,说,大管家,我路过秋风客栈的时候,发现你家的公子,似乎和两个人在争吵,后来三人似乎进了秋风客栈。
现在这段时间城里不平静,可别出现问题!大管家听后说,什么?我家那小子和人争吵,后来进了客栈? 地狼点头说,恩,是不是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我发现其中的一人,还退了贵公子一把,因为我还要赶紧出发,所以就没多想,现在见到大管家了,一下子就让我想起来了这件事。 大管家心里一急,说,地狼,正好我们路过那里,我们俩去看看吧!
地狼说,好,那就按大管家的意思,我们过去看看,反正也顺路,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大管家急匆匆的和地狼来到了秋风客栈,找到了芜潭所住的房间,果然看到自家的儿子,正和一位年龄相当的人相谈甚欢。 看到这个场面,大管家心中一愣,接着开口说,我儿在此有何事相谈?与芜潭说话的年轻人,一看大管家,心里一惊,接着说,父亲,我正在和芜公子谈论未来的事情,父亲怎么会来到这里?
大管家听后一笑,说,我闻听你在此和人家吵闹,正好路过这里,顺便过来看看你,你没事吧? 年轻男子说,父亲,我能有什么事?你没见我和芜公子正相谈甚欢吗? 芜潭微微一笑,说,粟拓大管家,久仰大名,如雷贯耳。 粟拓听后一愣,公子认识我?
芜潭说,当然认识,大管家请坐,我有要事相告。 大管家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又看了看芜潭,来到一个椅子上坐下。说,公子有什么事?尽管说,只要我能帮助的,一定会尽力而为。 芜潭听后笑了,说。大管家爽快,不过,你可知道我是谁?
大管家看了看芜潭,说,不认识你,但你既然和犬子认识,且又相处不错,能够帮你,也是正常的。公子能否说说你的来历? 芜潭笑了笑,说,秋风赌坊就是我烧毁的,秙家二公子的耳朵,这是我拿走的。 粟拓听后,顿时大惊失色,伸手想抓芜潭,哪知一团火出现,挡住了去路。 芜潭说,大管家且慢动手,听我一说。大管家的儿子站起来说,父亲,芜公子还没有说完,你为何动手?
粟拓大声喊道,我儿,过来,但我这边来。芜潭挥手收回了火球,说,大管家为何不能听我说说呢? 粟拓说,有什么好说的,你把秋风赌坊烧了不说,还抢劫一空。而且,还把秙家二公子的耳朵烧掉,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拿命来!
说完,粟拓挥手又要开打,他的儿子粟风不愿意了,父亲,你能不能让芜公子把话说完,你再动手?
粟拓愤怒的看了看自己的儿子粟风,又看了看芜潭,说吧,量你也逃不出秋风城,这里就是你的墓场。 芜潭笑了笑,说,好,请大管家坐下,我和你细细说来。粟拓哼了一声,重新坐下来,同时示意粟风做到自己这边来。 哪知粟风竟然来到芜潭的身边坐下,丝毫没有理会粟拓。粟拓心里那个气啊!这个逆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芜潭看了看粟拓,说,大管家,我们闹秋风赌坊的事,你已经知道了,而秋风镇的事,你却不知道,秙家家主派出的人,现在都站在了我这边。 粟拓听后,轻轻的哼了一声,说,真不知你是白天说梦话,还是怎么的,竟会说出如此幼稚的话,我真是高看了你了。 芜潭笑了,说,不管你信不信,我还是要说,狼风山一战,大管家可是听说过?粟拓听后一愣,狼风山,他自然是听说过。
于是哼了一声,说,听说过,你不会说那是你们的杰作吧?真是白天说梦话。 芜潭说,大管家说的不错,狼风山一战,的确是我们而为,围剿了广山城的黑魔卫队和黑刹冰狱部分的人,以及广山金窟一部分人。 里面光幻虚境界的高手,就有几十人,还有大批魔虚境界的高手,全部都被生擒活捉,目前都在接受改造。
这一些事情,大管家应该知道吧? 粟拓听后大吃一惊,你说的是真的?芜潭说,如果不是的话,你觉得我在这里和你说这些,有意思吗? 大管家,我只身一人,前来秋风城,面对比我高出三个修为境界的你,如果我没有力量支撑,你觉得我会来找死吗? 既然今天我过来,又把你请来,就是想和你交交心。粟拓听后,你的意思是?
芜潭说,秙家现在的所做所为,都是与民众背道而驰,在稳定的环境中,可能不会出现大的问题。 但是,目前,广山星风雨飘摇,南山大陆已经沦陷。星主黑卡顿的大军节节败退,广山星的出路。
正是:芜氏神助得帮手,秙家舵主认新头。妙计施展引粟氏,客栈相谈诉来由。